27、互联网泡沫

    饭后陈宇匆匆离去,他不愿再多待,物是人非,尽管他并不怪林茜当初的离去。

    毕竟俩人之间的年龄之差就有九岁,这九岁在就算是高度发达的北平来说都不算小事,因为那时的陈宇都处于而立之后了。

    左拐右拐进了家条件还算不错的网吧。

    网吧很火爆,陈宇只能在后面排队,最近一个下机的还有几分钟。

    近一个月的时间陈宇摸清了很多事,特别是他前世所折戟沉沙的互联网行业。

    从95年的上网费用是28元一分钟,速度9.8K,拨号上网,纯文字,5年时间发生了很多事。那句“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开始,国内互联网正式拉开了序幕。

    三大门户的崛起,上网人数的暴增,尽管只有新闻、咨询、低端游戏等一些简易功能,但依旧不能阻止网名的(rè)(qíng)。

    有最初的华尔街投资者争先恐后为了给网易送钱,再到每股跌破一美元的网易丁雷。

    再有凭借OICQ和PICQ开始争夺用户市场的特区马华腾。

    还有硅谷融资连续被拒绝了20多次,最终使得阿里巴巴出现的马沄。

    几乎所有后世崛起的天骄几乎都在这一年折戟沉沙,逃不过互联网泡沫。

    当然他们都不是今年的主角。

    2000年对互联网行业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只知道互联网泡沫破灭。

    这一年国际最火的除了互联网泡沫,应该还有微软被判垄断。

    国内三大门户网站相继登陆纳斯达克然后被腰斩,险些(shēn)死。

    这一年“网上超市”成为(rè)门话题,随着8848的开始,没有网络支付工具,没有物流体系,但依旧阻挡不了8848等在线销售平台的(rè)火。

    这一年,百度还是个问号,雅虎、搜狐独领风(sāo)。

    这一年中文域名争夺战打响,中文国际域名注册和国内域名注册相继出现。

    这一年,版权意识还远远比后世更强,不得不说是个讽刺。

    今年是华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关键一年,自此华国开始可电子商务的宏伟征程,进入了新世纪。

    这些是陈宇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的最基本认知和专业素养。

    而陈宇也在考虑是否抢注几个域名恶心一下那几位大佬时做到了电脑前。刚刚因为余额不足而下机的(sāo)年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陈宇关了电脑重启,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这就是网吧现阶段的现状。

    比起学校的电脑,网吧的电脑在外观上并无区别,不过带宽和(xìng)能则快了数倍。

    点开雅虎的搜索框输入“游戏”两个字,弹出来怎么一连框的关于游戏的网页,随手点进去一个网页,抢先出来的不是游戏的东西,而是接连4个广告框,这就是现在的互联网泡沫现状,广告丛生,现阶段互联网公司唯一的盈利点就是广告业务。

    一个(rì)访问量上十万的小网站随便一个网页横幅都是上万的广告费,前世陈宇听大学的师哥说起过,他大学学费全靠他在今年上半年的广告收益就足够了,且还有剩余。

    可想而知互联网泡沫破灭前的辉煌。

    在网吧捣鼓了一下午,陈宇拖着疲惫的(shēn)子回家。

    躺在(chuáng)上没多久陈丽就敲开了他的卧室门,一番话就让他困意全无。

    “回来啦?去哪儿潇洒了!”陈丽自顾坐到书桌前随意地翻了翻陈宇的复习资料。

    “逛街会街,上了上网!”

    “可以啊!”陈丽这次没在乎陈宇去网吧的事,笑了笑有些神秘道:“你眼光还不错嘛!通过这个月的接触我感觉周佳佳还不错。”

    陈宇有种不好的预感,随即问道:“什么意思?”

    “还跟你姐装,你都当着全校师生给人家表白了!”陈丽瞪了弟弟一眼。

    “。。。那事就是个意外!”陈宇揉了揉太阳(xué),嘴角流露出一丝丝无奈。

    “意外!当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人家周佳佳需要安全感吗?”陈丽根本不信他的话,回忆道。

    作孽啊!陈宇内心是崩溃的,坚持道:“确实是个意外!”

    陈丽不理他,自顾说道:“其实最开始我也不看好你的,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表现还不错,我觉得我这个当姐的有必要帮你一把!”

    陈宇直接倒了下去,闭眼装睡。

    陈丽伸腿踢了踢(chuáng)板说道:“别装死,跟你说正事呢!别怪姐没帮你,我整理了一(tào)复习资料,明天你给周佳佳送去!”

    “没空!”陈宇斩钉截铁,一口否决。

    “话我已经带到了,资料吃饭完给你!”陈丽没再给弟弟说话的机会,直接关门出去。

    听见关门声,陈宇猛然直起(shēn)子,看着紧闭的房门,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吃完饭刘雪燕照常推着三轮车出门。

    姐弟俩想去刘雪燕没让,让他们趁这段时间多休息。

    看着老妈的(shēn)影渐渐消失在巷子里陈宇暗自想道:最迟高中毕业再不让老妈这么奔波了。

    想着今天在网吧忙活的事,陈宇充满了希望,种子已经撒下,就等它发芽了。

    深夜,快接近凌晨了老妈丝毫没有回来的迹象,正当躺在(chuáng)上的陈宇准备出门看看的时候,陈丽站在院子里对他喊道:“小宇,快出来。”

    “怎么了?”已经穿戴整齐的陈宇出门问道。

    “妈这么晚都没回来,我去看看,你在家注意点!”

    “一起去!”陈宇当即道。

    陈丽看了眼弟弟的穿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俩人一前一后出门,路上俩人都没说话,紧赶慢赶到了小吃巷了,远远看见茶楼前那个坐在三轮车后发呆的(shēn)影,这才对视一眼,俩人眼中轻松起来。

    “妈,你怎么还在这儿啊?”到了茶楼前,陈丽问道,平时可没这么晚,再说了,今天备料的时候她也打下手了,没有很多食材的。

    老姐问话时陈宇看了眼车厢里,发现还有小半食材好好放着,而且四张小方桌,只有一张桌子上有两个客人,其他三张桌子都空着,接着就看见了茶楼对面那家人声鼎沸,络绎不绝的烧烤店。

    “马上,马上,”正发呆的刘雪燕忽然听见女儿声音还以为是幻觉,接着便看见了一对儿女,眼中有过一丝意外,接着便小声解释道:“还有一桌客人呢!对了,你们怎么来了?”她的反应很快,显然不想让女儿发现自己的烦恼。

    陈宇皱了皱眉没说话,心里大致有了猜测。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逐浪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27、互联网泡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