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碰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钗恨 书名:明风八万里
    现在刘府大门口已经是火药味十足,双方随时大打出手,对面领头的一个千总毫不客气地推开富定:“姓富的,这件事你管不了,要不要让刘永锡出来跟我们交涉,要么现在就赔偿我们的损失!”

    富定跟刘孔昭这么多年见惯了大场面,根本不给面子用力一推直接把这位于千总往后推了一大步:“姓于的,就凭你一个小小千总也敢对咱们小伯爷点名道姓?你以为自己是襄城伯吗?”

    虽然刘永锡这次进京营只是来镀金历练的,但是他毕竟是应袭诚意伯地位很不一样,理论上也只有总督京营襄城伯李国桢这样的大人物才能根本不把刘永锡当一回事,于千总的所作所为是过于嚣张了。

    只是于千总只是个马前卒而已,背后还有许多大人物在全力支持他们,他同样不把刘永锡放在眼里:“你们刘府敢断兄弟们的财路,咱们兄弟就敢找上门来,还是那句话,赶紧让你们少爷出来认错!”

    于千总说到这格外嚣张起来,毕竟他们一直把吴克这些人视为自己碗里的(肉ròu),现在吴克他们出来捞外快他们怎么也要见面分一半:“上面几位大人已经说了,要么你们刘府先拿一两百两银子出来给兄弟们赔偿损失,要么让刘永锡过去跟几位大人当面对质!”

    说到这于千总大笑起来,虽然那几位大人物不肯亲自出面,可他们的地位与刘永锡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他们当中既有进士出(身shēn)的文官,又有世代袭职的公侯勋臣,还有能直通司礼监的宦官厂臣,地位并不在刘孔昭之下,他毫不客气地说道:“别说他刘永锡现在还是个娃娃,就算他做了诚意伯提督((操cāo)cāo)江,遇到那几位大人也得低头认输,你们刘府的依仗不就是一个诚意伯,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是于千总还没笑完,脸上就挨了一记重拳甚至连牙都打落了一颗,刘永锡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毫不客气地挥出了这一记重拳:“敢不把我们诚意伯府放在眼里,给我打,出了人命我负责!给我狠狠打!”

    刘府门口本来就是剑拔弩张的局面,现在有刘永锡这句话更是彻底爆发出来,双方直接大打出手,一时间到处拳脚齐挥,时不时就有人被打倒在地惨叫连连甚至打出血来:“给我打,给我狠狠打,刘永锡,今天不打服了你,我于某人就把姓倒过来写!”

    “给我打啊!敢打咱们诚意伯府的主意,那就别怪咱们不客气!”

    “给我打,不就是一个诚意伯府吗?就是刘孔昭来了也照打不误!”

    “兄弟们,给我上啊!敢断我们的财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打啊!兄弟们,小伯爷都亲自上阵了,你们谁还敢犹豫?”

    现在场面已经是极度混乱,几十条大汉打成一团谁也控制不住局面,第一个挨打的于千总更是愤愤不平地说道:“你们诚意伯府只是提督((操cāo)cāo)江而已,襄城伯才是总督京营,你们想要……”

    只是他话没说完,诚意伯府这边已经发生了激变,有人大声叫道:“好胆,你们敢对太康侯动手!”

    “保护太康侯!”

    “太康伯被这些贼子打伤了!”

    “太康侯被于千总打成重伤了!”

    “好狗胆,一个也不许放跑,太康侯,您怎么样?”

    “太康侯晕迷不醒,于千总你好大狗胆!”

    “于千总,你居然敢对太康侯出手?你是想造反吗?”

    于千总完全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情qíng)况瞬间急转直下,从刘府中突然冲出全副武装的几十名甲士、家丁,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把于千总带来的二十多条大汉全部打倒在地,特别是吴克这几个辽东人因为军饷克扣得太狠,所以现在下手也最狠最重,把于千总这边好几个骨干都打得不敢爬起来只能在地上求饶。

    于千总更是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几把钢刀架在脖子上,但这还不是最绝望的局面,那边刘永锡已经扶着一(身shēn)是血的太康侯张国纪指着于千总大声问道:“太康侯,可是这人故意出手将您打成重伤?”

    于千总虽然以前没见过太康侯张国纪真容,但是看到大家都说是“太康侯”就知道自己跳进了大火坑,只能大声叫道:“太康侯,下官实在冤枉啊,下官从来没有任何对太康侯不敬的想法!”

    这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侯爷,而且还是熹宗张皇后的生(身shēn)之父,别说重伤太康侯,就算言辞上有所冲突,自己一个小千总照样是死无葬(身shēn)地路。

    偏偏太康侯张国纪还对着刘永锡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他!就是他动手打的我!我好好走在路上,就是他突然跳出来把我打成重伤!”

    张国纪刚说完这话嘴里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马上就有人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并给他喂药,又有人喝道:“于千总,你好大胆子,到底是指使你把太康侯打成重伤昏迷不醒?你是不是想造反,你如果说不清楚今天就别想走了!”

    于千总觉得自己太冤枉了,别说故意重伤太康侯,他连太康侯一根手指都没碰到。

    偏偏对面这位小诚意伯是真正的厉害角色,并不满足于逮住当面行凶的于千总:“你开始口中所说的几位大人到底是谁?他们为何要派你来暗算太康侯,是想勾结流贼李自成还是引建奴入城,于千总,你给说清楚,谁才是真正的幕后真凶?你给说我清楚!”

    看着围在自己(身shēn)边的个个气势汹汹杀气腾腾,于千总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办才好,他只能跪在地上大哭起来:“冤枉啊,小伯爷,我冤枉啊!我真冤枉啊!”

    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即使是在李自成几十万流贼随时兵临城下的形势之下,太康侯张国纪被京营于千总率领军丁故意打成重伤昏迷不醒的消息仍然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京城,大家都觉得这肯定又引发一波剧烈的政潮。

    别看张国纪只是前朝国丈,也是这些年来科道最喜欢攻击的对象之一,但只要今上的皇位承袭于熹宗皇帝,那么太康侯不但能屹立不倒反而会因为这次突如其来的重伤事件更进一步。

    何况上个月太康侯刚刚输饷两万两银子,是所有勋臣中输饷最多的一位,结果一回头就被京营的一个小军官率众打成重伤,陛下的脸面何存!

重要声明:小说《明风八万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一章 碰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