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艾金苏醒

    看到站在(床chuáng)边,风尘仆仆的俊美男子。『言(情qíng)首发玲珑与巧欣眼中划过震惊,没有想到岑旺竟然会亲自前来。看着那原本干净的白衣,此时已经灰蒙蒙的。线条完美的下巴的上因为也出现了些许的胡擦,眉宇间带着疲惫。一看就是马不停蹄的连夜赶路来到这里的,可也看出王爷对自家小姐的(爱ài)有多深。

    天尘望着(床chuáng)榻上那面色苍白的绝美女子,紫眸中是满满的心疼与思念。这一路上她不敢有半点的停留,一直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当他收到戚冥飞鸽传书时,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似是想起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裹丢给了(身shēn)后的戚冥。

    “这里是需要的药材,快拿去送给那大夫。”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与急切,紫眸却没有离开(床chuáng)榻上那昏迷的绝美女子片刻。

    戚冥接住飞来的小包裹,不敢有片刻的耽搁。此时房间的门口,跑进来一名气喘吁吁的黑衣男子。

    “堂…堂主。,这人的速度太快了。我。我没能拦住他。”黑衣男子抚着(胸xiōng)口,上气不接下气。那男子的速度怎么会如此的快,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人就没了。

    “没事,你下去吧。”梅望了一眼坐在(床chuáng)边的俊美男子,知道那是主子的夫婿。凤楼里的人除了他们几人,其他人还没有见过他。

    “是,堂主!”男子恭敬的抱拳,目光却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一(身shēn)白衣的俊美男子。见那俊美如神般的男子竟然坐在自家主子的(床chuáng)边,黑眸中闪过一道诧异。但很快似乎就想明白了什么,微微低下头就退出了房间。

    主子有一个宠她入骨的夫君,据说主子的夫君容貌绝世。是天岚国皇帝最宠(爱ài)的皇子,天岚国的尘王。想必那一(身shēn)白衣的俊美男子就是主子的夫君了吧,还真如传言的一般两人的感(情qíng)是极好的。

    男子离开以后,戚冥也准备离开房间。心在就只剩下雪貂的一碗血液了,刚准备离开房间就被一只纤细的手臂拦了下来。

    “戚冥,我和你一起去吧。”巧欣站起(身shēn),走到了戚冥的(身shēn)边。小雪除了小姐以为,就是与她和玲珑最亲近。别看那小家伙平时看起来很无害可(爱ài)的样子,面对不熟悉的人那可是凶悍的很。若被它咬上一口,那毒可是会要了你的命的。

    锦渊想到有一次,他不过是想要去摸摸它那柔软的皮毛。那小家伙立刻冲着自己之牙咧嘴起来,黑豆一般的眼中中闪烁着凶狠的光芒。饶是他这个魔窟的魔主都被吓了一跳,那小家伙可真是不能惹的。

    戚冥比锦渊跟在艾金与天尘的(身shēn)边时间长,自然是知道那个小雪貂的脾(性xìng)。别看他是个吃货,却也是凶悍的很。不过若是有巧欣跟着,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两人都知道时间的紧迫,没有再多做停留就离开了房间。房间中再次陷入了安静中,玲珑抬头看了一眼(身shēn)边的锦渊,拉起他的手离开了房间。梅看了一眼(床chuáng)边的俊美男子,露出一抹欣慰的笑也退出了房间。将这安静的空间留给了两人。

    看到众人都离去,天尘在(床chuáng)边坐下。伸出修长的大手握住那纤细的小手,看着(床chuáng)榻上那明显瘦了一圈的女子。紫眸中溢满了心疼与自责,明明说好不再让她受到伤害。现在,却让她再次躺在了这里。

    “金儿,我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你是这世上我见过最坚强的女子,没有什么是可以打倒你的。”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与害怕,他真的很怕她永远的沉睡下去。梦里死的毒,他是知道的。看着她眉宇间那抹隐忍的痛苦,他的心都快碎了。若是可以他多想此刻躺在这里的人是他,而不是这个让子(爱ài)入骨髓的女子。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时的你一袭红衣救下了我。你的肆意妄为,你的狂妄都让我记在了心中。从此,再也抹杀不掉。”

    “我故意放出消息,只是为了引你出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坏,可是没有办法随让我的心早在第一次遇到你时就被你偷走了。”

    一句句的低语似清风一般,仿佛一吹就散。

    (床chuáng)榻上绝美的女子依然双眸紧闭,只是在听到男子在耳边的低语时。那如蒲扇一般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这是一片空旷的黑暗,艾金紧紧的皱着眉头。脚步不紧不慢的行走在黑暗中,这里是哪里。她记得自己在擂台上最后没有(禁jìn)得住那一刻(身shēn)体的疼痛,就陷入了这黑暗中。走了好久,却不见尽头也不见任何的光亮。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阵的笑声,不是很清晰。艾金心里一动,顺着声源处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何,越是接近声源处心里隐约传来一阵阵的不安。在那笑声中夹杂着一道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眉头微皱毅然的朝着声源处走去。

    片刻间眼前一亮,瞬间整个场景一换。她已经(身shēn)处在一个院子中,而这院子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了。这里就是尘王府,她与天尘的院子。

    “呵呵,王爷你别这样…奴家,会不好意思的。”

    房间中传来女子(娇jiāo)媚的嬉笑声,带着(娇jiāo)羞。

    “哈哈,本王就是喜欢你这(娇jiāo)羞的小样子。”

    一道低沉魅惑的笑声响起,光是听声音就让人沉迷。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与那两人的对话。艾金瞳孔猛然的一缩,心脏处传来一阵疼痛。纤细雪白的小手抚上心口处,压下心底的波涛汹涌。抬起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那个紧闭的房间。

    静静的站在房间的门口,听着里面传来男女的调笑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手臂一(身shēn)将房门推开。

    房间中俊美的男子斜靠在(床chuáng)榻上,一头墨发随意的披散下来。绝美的脸庞上,薄唇勾着邪魅的笑。(胸xiōng)前衣襟半敞着,露出(性xìng)感的(胸xiōng)膛。而(床chuáng)榻边上半跪着一名(娇jiāo)媚的女子,女子的长发披散而下。一双黑眸带着魅惑,红唇轻启似在邀请品尝一般。

    (身shēn)上紧用一层薄纱敷体,(娇jiāo)媚的(身shēn)体在薄纱下若隐若现。带着致命的魅惑,那如蛇一般的柳腰微微一动,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女子仿若无人一般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将手中的樱桃含在口中,(身shēn)体微微前倾送入男子的嘴边。

    男子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手臂一挥。那敷体的薄纱便脱落到地上,女子眼中带着一抹(娇jiāo)羞。瞪了一眼那笑的邪气横生的俊美男子。

    “王爷!”

    两人庞若无人的调笑着,仿佛她就如同空气一般。艾金僵直着(身shēn)子,看着面前的一幕。长袖下白皙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指甲刺进掌心。她却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掌心滴落到地上。

    艾金只觉得此刻脑中一片的空白,心脏处传来让她窒息的疼痛。看着自己心(爱ài)之人,当着自己的面与其他女子调笑。让她如何接受的了,原本以为对(情qíng)(爱ài)没有太多在意的她。此刻才真正的知道,被心(爱ài)之人背叛是何种的滋味。

    面前两人还在继续的调笑着,艾金努力的压下心中被背叛的怒火。灿烂如星辰的眸子恢复了清明,眼中带着无尽的冷意看着两人的调笑。

    抬起步子缓缓的走向了两人,原本调笑的两人似乎感觉到了有人过来。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望向了来人。

    俊美邪魅的男子看到走来的女子,紫眸中闪过一抹惊讶。

    “你不是去了放逐之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抹惊讶却不见任何的慌张。

    “怎么,我回来耽误了你的好事?”艾金双手环(胸xiōng),眉头微挑。冰冷的眸光扫了一眼,那依偎在他(身shēn)边的(娇jiāo)媚女子。

    那容貌(娇jiāo)媚的女子,在触及到她的目光时。(身shēn)体微微一抖,似乎很害怕的样子。一双如水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望着俊美的男子,似乎在撒(娇jiāo)与告状一般。艾金看着那女子,只觉得一阵恶心。

    “别怕,她不敢对你怎么样。这个王府,还是由本王做主。”俊美邪魅的男子低头看向(娇jiāo)媚的女子,轻声的哄着。

    艾金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心底仿佛被人用刀狠狠的捅了一刀。怒极反笑,艾金嘴角勾着一抹邪魅的笑。附(身shēn)看向(床chuáng)榻上的两人,黑眸中闪过一抹萧杀。

    “你可还记得我与你所说的话?”

    “什么话?”男子眉头轻挑,漫不经心的开口。

    “我说过,若是有一天你背叛了我。那么我会亲手杀了你。”嘴角扬起一抹绝美的笑,只那笑中充满了讽刺与决绝。似乎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一般,有着一抹释然。

    “哦?你还杀不了我。”男子诧异的看了一眼她,随后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艾金低头看着那张俊美如妖孽一般的脸庞,黑眸中闪过心痛与萧杀。最后,两人还是要走到这个地步吗。亲手了解她的(性xìng)命,对她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她知道,当她亲手杀了他以后,自己也不会再独自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她的(爱ài)若不下一粒沙子,所以她宁愿两人一起下地狱。

    可是为什么,心里好像破了一个洞一般。这么的难受,想到要亲手杀了他。她的世界,这一刻竟然如同崩塌了一般。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幔照(射shè)进来,打在(床chuáng)上绝美女子的脸上。天尘一直都保持着一个姿势,大手紧紧的握着那双纤细的小手。在药材送去不久,那大夫便将药送了过来。给艾金服下后,看她面色已经不再苍白。众人才放下心来,不过依然没有人离开房间。

    (床chuáng)上的人突然面色苍白,眼中不断的留着眼泪。眉宇间竟然透着浓重的绝望之色,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的悲伤。让看到的人都不(禁jìn)为之心疼,她到底在梦里遇到了什么。

    “小姐到底在梦中遇到了什么,让她如此的绝望。”玲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她们的小姐从来都是一个坚强的女子。跟在小姐(身shēn)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小姐哭成这样的时候。

    看着那豆大的泪水从她眼中滑落,天尘的整个心都揪了起来。源源不断的内力输送到她的体内,帮助药效快速的运行。

    戚冥眼中带着担忧的看着自家主子,看着他不顾自己的(身shēn)体将内力输送到王妃的(身shēn)体中。因为王爷(身shēn)上的毒,是不可以动用太多的内力的。否则会引发毒(性xìng)发作,那是会要了主子的命的。但是他也知道,此时没有人能够阻止他这不要命的行为。

    时间悄然的流逝,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天了。(床chuáng)上的人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依然面露痛苦与绝望。而天尘则一刻都没有离开,一直坐在(床chuáng)边为她输送内力。

    看着他越见苍白的脸色,戚冥再也忍不住了。走上前去,阻止他再将内力输入到王妃的(身shēn)体里。

    “王爷,你不能再动用内力了。否则你会引起体内的毒发作的,那时你也会连命都没有了。”

    天尘却仿佛没有听到戚冥的话一般,紫眸一刻都没有离开(床chuáng)上的女子。时刻注意着她面上的神色,突然面色一变。紫眸中瞬间变的(阴yīn)沉,声音中带着一抹愤怒。

    “你给本王立刻从那该死的梦中醒过来,你到底在乱想些什么。本王这一辈子,除了你谁都不会要。你若是死了,那本王就陪你一起去死。”

    看到(床chuáng)榻上那绝美的女子,眉宇间带上了一抹绝望与萧杀。他便明白了此刻的她陷入在了一个怎样的梦魇中,心里不由得一阵的气闷。

    当初她的话还回((荡dàng)dàng)在耳边,她说若是有一天他背叛了她。那么她就会亲手杀了她,然后拉着他一起下地狱。刚刚看到她神色不对,带着决绝与杀意。他就立刻想到了她说过的话,真是让他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

    而在梦魇中的艾金,纤细白皙的小手一番。一把闪着寒芒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心,黑眸中带着决绝与萧杀。抬起手臂,动作快很准冲着(床chuáng)榻上那带着嘲讽看着自己的俊美男子刺去。

    就在匕首快要刺进男子的死(穴xué)时,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怒吼声。带着愤怒和心疼,那熟悉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愣。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原本带着萧杀的黑眸此时染上了一丝的茫然。

    “本王这辈子,除了你谁都不要。你若死了,那本王就陪你一起去死。”

    “金儿,本王就那么不值得你去相信吗?”

    “金儿,别再沉浸在那梦魇中了。快点醒过来了吧,我们都在等你。”

    一声声的低语传入耳脉,那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祈求、霸道和温柔。

    艾金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看着他对着自己露出不屑的笑。哄着(身shēn)边那个(娇jiāo)媚的女子,耳边却回((荡dàng)dàng)着那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熟悉的声音。

    骤然间,头部传来一阵的尖锐的疼痛。仿佛要撕裂的她的头一样,艾金捂着头。(身shēn)体缓缓的蹲在了地上,额头上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渗透出汗珠。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大叫声从那红润的朱唇中传出,不她不相信那个为了他可以连命都不要的男人会背叛自己。压下心底那阵阵的疼痛,紧紧的握拳。任由指甲嵌入掌心,只有这一刻的疼痛才能让她保持住那微薄的意识。

    用尽全(身shēn)的力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头部的疼痛渐渐的消散。衣衫早已经被汗水打湿,迷茫的黑眸恢复了清明。

    缓缓的从地上站起(身shēn),艾金冷冷的看向(床chuáng)榻上的两人。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薄唇轻启:“这梦魇真的很厉害,连我都差点栽在了这里。不过,我是不会被这小小的梦魇留在这里的。”

    艾金扬起冰冷的笑,手中的匕首一扬。寒光一闪而过,血花四溅。俊美的男子睁大眼睛,眼中带着一抹不敢置信。随后整个人便缓缓的消散在了艾金的面前,眼前的景物一瞬间消失。她再次陷入了一片的黑暗中,艾金冷冷的注视着一片的黑暗。

    “一切都该结束了。”嘴角勾起冰冷的笑,淡淡的说道。随后整个人一软,再次昏倒了过去。

    睁开幽幽的黑眸,眼前刺眼的光亮让她本能的抬起手遮挡在眼前。直到适应了这光亮,才放下手臂。略带迷茫的黑眸睁开,一双带着担忧与怒气的紫眸落入了瞳孔中。

    许是想到梦魇中的一切,黑眸骤然一缩。纤细的手臂一抬,小手已经扣上了男子(性xìng)感的脖颈。黑眸中透着愤怒与萧杀,虚荣的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寒意。

    “若你你敢背叛我,我就亲手杀你了你。让你与我,一起下地狱。”

    原本看到她醒过来的众人,心里一阵的高兴。当看到她眼中的愤怒与萧杀,和她此时的动作时。都石化在了原地,现在这是什么(情qíng)况。

    天尘嘴角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大手覆盖上那扣着自己脖颈的小手。眼中的担忧与愤怒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戏虐。

    “娘子还有力气威胁我,看来你是真的没事了。”心里的愤怒,早就在看到她动作与话语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

    艾金微微一愣,看到他眼中的戏虐。尴尬的一笑,手从他的脖子上放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床chuáng)边那几个依然处于石话状态的几人。瞬间脸一红,当真是有个地缝她就能转进去了。

    “咳咳,既然王妃已经醒了。那就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王妃一定饿了。我们去给您准备些饭菜去。”戚冥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压下心底的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也给艾金解了围。

    众人心里都明白自家主子现在一定很尴尬,虽然很难得看到主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他们还是很识时务的离开了房间,将房间留给了分别多(日rì)的两人。

    众人退下后,房间中就剩下了两人。天尘嘴角勾点的笑,无奈的看着那个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的女子。大手一伸,将被子夺了下来。

    “好啦,他们都下去了。别把自己给捂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艾金红着脸,瞪了一眼那带着戏虐笑意的俊美男子。想到在梦里的发生的一切,扭过头不去理会他。尽管知道那一切都是假的,不过是一场梦魇而已。但那刺痛她心的一幕太过于真实,导致她一看到他就想起那些。

    看到她跟自己闹着别扭,一定是想到了梦魇里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虽然不知道她在梦魇中遇到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背叛了她。天尘无语望天,他可真的是最无辜的了。这边他担心他担心的要死,这好不容易醒了。还得承担那莫须有的罪名,不过看着她跟自己闹别扭的(娇jiāo)俏模样到是也不错。这一刻的她,多了一分小女儿的(娇jiāo)态。

    感觉到那灼(热rè)的视线,艾金准头看向(身shēn)边的俊美男子。这才发现他眉宇间的疲惫,眼底不(禁jìn)划过一抹心疼。

    “我昏睡了多久了?”

    “八天了,你受伤的那天戚冥就飞鸽传书给了我。”天尘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丝疲惫。

    黑眸中闪过一抹诧异,自己竟然昏睡了八天。看着他那一(身shēn)白衣已经成了灰色的了,脸上还有这胡擦。就知道他一定是连夜赶路过来的,从天岚到这里用了短短几(日rì)的功夫。可想而知,他的速度是有多快。

    “你去休息休息吧。”不忍心看着他疲惫的样子,艾金伸手推了推他。

    “好。”

    现在看到她没有事了,一阵疲惫感袭来。天尘站起生,将外衣脱掉。(身shēn)形一闪,人便上了软榻。艾金微微一愣,人便已经落入了熟悉的怀抱。

    “别动,让我抱着睡会。”

    头顶传来那低沉带着浓浓疲惫的声音,原本想动的艾金安静了下来。感觉到(身shēn)后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知道他已经睡了。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柔和想笑,合上上双眼也沉沉的睡了下来。

    不过那些伤害自己的人,她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等她(身shēn)体康复了,也是时候开始反击了。

    ------题外话------

    二更送上,希望看文的妞子们天天开心。月月会一点一点的捡回我的节((操cāo)cāo)的,不要抛弃偶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68 艾金苏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