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无耻的一对夫妇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进入房间,投(射shè)在帐幔内相拥的两个人(身shēn)上。艾金微微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一张笑的邪魅的俊美脸庞,尽管脸色依然苍白但不减他妖孽的气质。

    天尘很早就醒了,一直看着怀中睡的香甜的小女人。见她醒了,头一低在她红润的唇瓣上轻琢了一下。

    “娘子,早啊。”

    揉了揉还有些睡意朦胧的双眸,艾金回以一个(娇jiāo)憨的笑。声音有些软濡,带着刚睡醒的慵懒。

    “相公,早。”

    看着她脸色红润,刚睡醒的(娇jiāo)憨样子。天尘手臂一紧,牢牢的将艾金揽入了怀里。一缕火光在眼底提哦啊东,艾金被他灼(热rè)的视线看的脸色一红。伸手推了他一下,笑着说道。

    “小心伤到宝宝。”

    听到艾金的话,天尘才想起来自己要当爹了。连忙将手臂松开,不敢用力的揽着她。压下腹部传出的火苗,他怎么会把金儿怀孕的事(情qíng)给忘记了。不过每天只能抱着看着,却吃不到也够折磨他的了。

    修长的大手抚上艾金微微隆起的腹部,紫眸中漾着如水的柔(情qíng)。嘴角一勾,露出温柔的笑。

    “宝宝,你不可以折腾你的娘亲哟。不然,等你出来我就揍你一顿。”

    艾金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居然会威胁一个还未出世的孩子,看着他如此幼稚的行为。艾金伸手拍掉他的手,笑着说道。

    “好了,你儿子很乖。现在已经不折腾我了,起来吧陪我出去走走。”艾金从天尘的怀里出来,坐起(身shēn)子。伸手拿起(床chuáng)边衣架上的衣服,穿好后下了(床chuáng)。

    天尘也跟着起(身shēn),把衣服穿好后推开窗户。看了一眼窗外蔚蓝的天空,是个不错的天气。天尘在窗口站了一会,今天好像是游湖会。可以带金儿去,那里风景好她又喜欢。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巧欣站在门口,刚要开口说话。就被站在窗口的天尘叫了进来。

    “巧欣,你进来。”

    巧欣走进房间,见天尘和艾金都已经起来了。连忙将手中的铜盆放到架子上,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

    “王爷,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你去通知管家,备好马车和侍卫。我和王妃要去游湖。”天尘拿起一旁的锦帕弄湿,替艾金擦脸和手。动作轻柔,怕弄痛了她。

    “好,我这就去。”巧欣一笑,这么好的天气是很适合出游。从王爷回来,一直对外宣称(身shēn)体没有康复。每天都呆在府里,现在能出去走走也是不错的。

    “我记得去年是三月份的时候游湖,今年似乎晚了一些。”艾金想起去年的游湖会,那美丽的精致还历历在目。时间过的真快,已经过了一年多了。

    “恩,今年的游湖会推迟了一些(日rì)子。你想去吗?”天尘伸手环住艾金的腰(身shēn),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

    “想去,那里很美。”

    “那好,吃过饭我们就去。”天尘将艾金从怀里拉出来,牵起她的手就往前厅走去。

    到了前厅,饭菜已经都准备好了。云七端来一杯酸梅汤递给艾金,她每天都要喝这个。艾金接过酸梅汤,一口就都喝了下去。天尘看着她,将一大杯的酸梅汤都喝掉了。

    “你这样喝,能行吗?”想到酸梅的酸,天尘眉头微微皱起。这样喝,会不会把胃喝坏了。

    艾金没有理会天尘,拿起筷子夹了几个清淡的菜喝了几口粥就放下了筷子道:“我吃好了。”

    “王爷,你不用担心。孕妇喜欢吃酸的正常,不会有事的。”玲珑站在艾金的背后,开口道。

    “你就吃这些?”天尘点点头,看到艾金就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粥。眉头皱了起来,端起那还剩半碗的粥亲自喂艾金:“你现在肚子里还有着宝宝,多吃点。”

    艾金拗不过天尘,只能乖乖的张开口让他将那剩下的半碗粥给喂了下去。巧欣和玲珑几人站在后面,掩嘴偷偷的笑了笑。果然,只有王爷可以治得了小姐。当初,任她们怎么求小姐就是不肯多吃点。

    艾金将剩下的半碗粥都喝了后,瞪了天尘一眼。开口道:“好了,我真吃不下去了。你快吃吧,一会我们去游湖。”

    天尘将空碗放下,满意的笑了笑。这才吃自己的饭,天尘吃的很快。几口碗里的粥就见了底,他刚吃完管家就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王爷,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天尘点点头,拉起艾金的手就往外走。玲珑和巧欣跟在(身shēn)后,云七回了里院。用瓶子装了一大瓶的酸梅汤,留着游湖时给小姐喝的。

    管家准备的马车是艾金接太后回宫时带回来的,里面的布置适合艾金现在使用。天尘一抬手,将艾金抱了起来。走进了马车,将她轻轻的放到了马车里的(床chuáng)榻上,自己则坐在了她的(身shēn)边。

    玲珑和巧欣也跟着上了马车,云七拿着酸梅汤也跟了上来。马车里的空间很大,蔚然和戚冥也跟了上来。正要出发时,就听到远处传来天逸的声音。

    “等等我,你们怎么可以丢下我。自己去游湖,太伤心了。”

    天逸从王府不远处跑了过来,从天尘回来后。他就回自己的王府了,都好几(日rì)没有看到小七了。今天正好是游湖会,他就知道皇兄一定是会带着皇嫂去的。特意一大早就赶了过来,差一点就晚了一步。

    说着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就上了马车。云七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为他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天逸接过水杯一口气就喝了下去。转眸看向云七,笑嘻嘻的道。

    “还是我们家的小七对我好,你们一个个的都是没良心的。去游湖会都不叫我。”

    天逸连眼皮子都没抬,将艾金揽入怀里。艾金慵懒的靠在天尘的(胸xiōng)膛上,星眸撇了一眼天逸。

    “谁知道你也要去,现在赶上不就好了吗。还有不要乱说,小七还不是你家的。”

    艾金的话犹如一盆冷水瞬间将天逸浇的从头凉到脚,神(情qíng)有些萎靡。可怜兮兮的看向云七,云七脸一红别开了头。她不是不知道天逸的心思,她知道天逸想娶她。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她还有很多事(情qíng)要做。

    “皇嫂…”天逸见云七别过头,可怜兮兮的看向艾金。

    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取悦了艾金,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开口道。

    “想娶我们家小七,可不是这么简单的。至少要过了观察期才可以。”

    “观察期?那要多久?”天逸眼中带着疑惑,看向艾金。观察期是什么,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词。

    天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也来了兴趣。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开口道:“观察期是什么意思?”

    艾金翻了白眼,这群人还真是笨。连观察期都不知道什么意思,那就让她好心的为他们解释一下吧。

    “观察期呢就是在一定的时间里看你是不是符合标准。若是符合了,就算是通过了。”

    天逸还是不太明白,但大致的意思明白了。点点头,然后问道:“那要多久啊?”

    艾金眼睛滴溜溜一转,露出狐狸般的笑容道:“就到小七答应你的那一天,你就算是过了观察期。”

    天逸还没有发反应过来艾金话中的意思,到是天尘听了出来。伸手捏了捏她的小巧的鼻子,开口道。

    “调皮。”

    艾金拉下他捏着自己鼻子的手,对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想娶她们家小七,哪里有那么容易。就以小七的(身shēn)份,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她看的出来,小七(挺tǐng)喜欢天逸的。只是在顾虑云家的人,听的出来云家在那片大陆的地位不低。想必,也不会(允yǔn)许小七这个未来的家主嫁给天逸吧。

    天逸突然站起来,坐到云七的(身shēn)边。一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云七微微挣扎。但没有挣脱开,只能红着脸任由他抱着自己。巧欣和玲珑掩嘴偷偷的笑了一下,云七也找到了(爱ài)她的人她们真的很开心。

    戚冥看到天逸和云七两人走到了一起,心里叹了口气。貌似天逸和云七认识的时间,还没有他和巧欣认识的时间长呢。人家都已经将心上人追走了,他还一点进展都没有呢。黑眸看了一眼巧欣,见她正满眼笑意的看着云七。真是一个反应迟钝的女人,看来他的(情qíng)路比较坎坷。

    艾金眼见看到戚冥正看着巧欣,满脸的无奈。心里偷偷笑了起来,巧欣这个人对感(情qíng)很是迟钝。戚冥的(情qíng)路艰辛了,若是他再不出手。不知道巧欣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过来呢。

    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很快就到了明月湖,马车在离明月湖不远的林间打道旁停了下来。几个人下了马车,就往明月湖边走去。明月湖已经聚集很多的人,和去年一样都是一些大世家和皇族的小姐公子们。聚集在一起,赏景聊天。

    艾金几人来到湖边,看着一如去年一样的美景。明月湖还是那样淡妆浓抹。水光潋滟,很是柔媚。一眼望去,环湖皆山,重峦叠嶂,郁郁葱葱;湖面辽阔,潭水湛蓝,清澈见底;湖中有岛,水中有山,波光岚影。若泛舟明月湖上,在轻纱般的薄雾中飘来((荡dàng)dàng)去,优雅宁静,犹如置(身shēn)仙境。

    这也是云七第一次见到明月湖,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和艾金第一次看到这美景时一样的反应,这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就连在那片大陆,怕也难找到和这里一样的美丽景色了。

    天逸走到云七(身shēn)边,与她并肩而站。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嘴角勾起柔和的笑。

    “小七,这里很美吧。以后的每年,我都陪你来这里可好?”

    云七抬起了头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高大男人,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好!”

    艾金靠在天尘的怀里,看着云七和天逸并肩而立。抬起头看向天尘,眼中露出欣慰。

    “他们很相配吧。”

    天尘点点头,顺着艾金的视线看向两人。紫眸中露出一抹担忧,艾金已经将云七是(身shēn)份告诉了他。他也希望天逸得到幸福,只是云七的(身shēn)份注定了两人的这条路走的会很艰辛。

    巧欣和玲珑回到马车上,取下两个精致的食盒和一个小箱子。走到艾金(身shēn)边,拿出一块方形的大布铺到了湖边的草地上。将食盒中的精致点心和茶水都摆在了大布上,将一切弄好后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

    “小姐,一切都弄好了。”

    天尘有些惊讶的看向艾金,她一直都和自己在一起。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而且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

    艾金从天尘的怀中走出来,拉着他到那块大布上坐下。挥挥手也让其他人过来,大家围坐在一起。艾金微微一笑道。

    “我早就计划好今天了,偷偷的让巧欣她们准备好了一起。这个叫(春chūn)游,我们这次就不上游船了。在这湖边看看风景,吃些点心多好。”

    几人听到艾金说的,想了想也是。若是上船也是和一些不太熟悉的人,在一起聊天。到不如几人在这人间仙境,吃吃东西聊聊天惬意些。就都同意了艾金的提议,几人正聊的尽兴。总是有人会讨人厌的来打扰,这不就有一个人过来自讨没趣来了。

    “呦,看这是谁啊。这不是我们天岚凯旋而归的病王爷尘王吗?”

    艾金眉头微微皱起,这声音这语句为何会如此的熟悉。她记得当年也是这个声音,这样差不多的话。转头一看,还真是同一个人。星眸闪过一抹光亮,手按住天尘的大手。眼睛一眯,微微一笑道。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被天岚御史大人的小儿子郝建。怎么当年的事(情qíng)你还不嫌丢人,还想再来一次吗。御史大人真会起名字,这名字真适合你呢好((贱jiàn)jiàn)。”

    正准备上船的众人,被她们的对话吸引停下了脚步。往艾金她们这边看来,听到艾金的话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时间,明月湖变响起一阵哄笑声。之前谁都没有想到他的名字,现在听到艾金这样一说还真是好((贱jiàn)jiàn)。

    郝建的脸一阵青白交加,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被艾金的话点燃。抬起手就要像艾金打下去,天尘脸色一变刚要动手就被艾金拉住。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眼中划过一道寒芒。

    艾金躲进天尘的怀里,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星眸看向天尘,嘴角却挂着狡猾的笑。

    “相公,我可以揍人吗?”

    艾金抬起头星眸满脸期待的望向天尘。

    “可以,你高兴就好。”天尘眼中带着宠溺的说道,这个小女人又要干什么。

    艾金得到天尘的(允yǔn)许,从他的怀里走了出来。走到郝建的面前,对着他露出一抹大大的灿烂笑容。这一笑,让郝建晃花了眼。艾金见他愣神的功夫,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

    啊!

    凄厉的的惨叫声从郝建的口中传出,只见艾金抬起一只脚狠狠的踢向了他的胯下命根子。郝建痛的面部都扭曲了,弯下(身shēn)子捂住自己的命根子。眼中带着憎恨的看向艾金,艾金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又是一脚将他踹到在地上,然后又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

    “呦你妹哟,看见你这张脸就想上去踹两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动送上门来。”

    艾金一边狠狠的踹着他,一边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

    “娘子可踹爽了?”天尘忍着笑,开口问道。

    “恩,爽了。相公,他欺负我。用他的脸打我的脚,好疼啊。”艾金回到天尘的(身shēn)边,眼泪汪汪的一脸委屈说道。

    “不哭娘子,为夫给你做主。来人,将这殴打王妃之人拉出去杖刑五十大板。”

    天尘挥挥手,从马车旁边走来几名侍卫。将已经被艾金打昏过去的人给拖走了,动作很快很利索。

    天逸嘴角一抽,看着满脸委屈星眸里却溢满笑意的艾金。背后冒出一片冷汗,他又一次见识到什么叫无耻了。居然能说出人家用脚打她的脸,亏她说的出口。再看看搂着她的男子,一脸淡然的附和着她的话。真是一家人,一样的无耻啊。

    天逸转头看向其他几人,他们一脸淡然的继续吃着东西。说笑的说笑,看风景的看风景。好像对于这样的事(情qíng)已经习惯了一样,他太大惊小怪了吗?转头看向已经傻掉一片的围观人群,天逸的心瞬间就平衡了。

    围观的人都傻眼了,他们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人。那些话她是如何说出口的,明明是她在殴打人家。最后却变成她是被殴打的对象,哪里有被殴打的人完好无损。而殴打人的那一个被却遍体鳞伤,想到艾金刚刚那胯下的一脚。众人忍不住打了一冷颤,尘王妃好彪悍以后还是要少惹她微妙。仿佛后面有鬼在追一样,众人连忙都上了(身shēn)后的大船。

    艾金却像刚刚的事(情qíng)没有发生一样,拉着天尘坐下开始吃东西。只是目光一直看向郝建被托走的方向,御史大夫是丞相那一党的。那么就先给你一些教训,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092 无耻的一对夫妇手机阅读